来自 科技 2019-09-30 09:48 的文章

晓程科技第一大业务毛利率高达98%遭监管部门问

  近日,业绩遭遇“滑铁卢”的晓程科技因第一大业务毛利率高达98%而受到监管部门关注,该毛利率甚至超过了茅台91.87%的毛利率水平。

  公开信息显示,晓程科技成立于2000年,2010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主要从事电力线载波芯片及相关集成电路产品的研发、销售。

  上市9年来,晓程科技业绩呈现波动下滑态势。2010年至2018年,其营收从2.36亿元跌落至1.64亿元,归属净利润从6010万元跌落至432万元。今年上半年,公司业绩再现“断崖式”下跌,营收4197.62万元,比去年同期降低66.27%;归属净利润-4601.34万元,同比巨降3787.45%。

  此外,上半年,晓程科技货币资金余额1786.8万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1499.93万元,短期借款9300万元,存在较大的短债偿还缺口。深交所也注意到这一情况,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短期偿债风险。

  而业绩遭受重创的情况下,晓程科技的控股股东、董事长程毅也频频减持公司股份。减持期间,还因违规减持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

  近日,根据晓程科技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其经营业绩出现了“断崖式”下滑。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197.62万元,比去年同期降低66.2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601.34万元,同比巨降3787.4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3642.99万元,同比下滑376.42%。

  晓程科技表示,由于市场环境的影响,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大幅增加,导致利润下降。

  而分产品来看,电能表产品收入与毛利率均大幅下滑,其中收入同比下滑81.12%,由公司第一大业务降为第三大业务,毛利率同比下降29.78%。太阳能发电一跃成为占比最高的业务类型,其毛利率较去年同期上升14.21个百分点至98%,对此,深交所要求晓程科技结合可比公司情况说明此业务毛利率出现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

  上半年,晓程科技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786.8万元,因偿还债券本金及利息较期初减少81.69%,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1499.93万元,报告期内新增短期借款9300万元,从数据来看,存在较大的短债偿还缺口。

  监管部门也注意到这一情况,要求公司结合公司现金流状况、还款安排、项目建设需要等因素,分析是否存在短期偿债风险。

  回顾其发展历程,成立于2000年的晓程科技,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长江商报记者翻阅财报发现,2010年至2018年,晓程科技的营收和净利润呈现出波动下滑趋势。

  同时,上市以来,晓程科技毛利率走高,净利率却波动下滑,资产负债率也攀升明显。数据显示,其毛利率从2010年的48.18%上升至2018年的60.52%;净利率从2010年的24.47%下滑至2018年的1.65%;资产负债率则从2010年的9.28%上升到2018年的21.70%。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近一年以来,晓程科技控股股东、董事长程毅频繁减持公司股份。

  其中,2018年11月,晓程科技公告表示,持公司股份73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6.92%)的股东程毅计划在六个月内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548万股,同时,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合计不超过274万股。

  6月6日,减持计划到期,程毅最终减持晓程科技股份548万股。虽未触及此前披露减持计划的股份数量上限,不过,同日,公司便再度公告表示,程毅拟开启又一轮减持计划,计划在六个月内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952万股,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合计不超过548万股。9月6日最新披露的减持公告显示,程毅最新减持股份数量为548万股,减持后,程毅持有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为22.92%。

  值得一提的是,在股份减持期间,程毅还因违规减持收到深交所监管函。根据披露,截至7月1日,程毅通过司法扣划和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1596万股晓程科技股票,占晓程科技总股本比例为5.83%。在累计减持晓程科技股份达到5%时,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也未停止交易。上述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

  事实上,在控股股东忙着减持套现的同时,公司监事张雪来、股东余文兵也数度启动减持计划,不过,随着两次减持计划到期,两人并未减持股份。长江商报记者查阅了解到,张雪来、余文兵在去年7月曾提出欲减持公司股份,到今年1月25日减持计划到期,二人未进行任何减持行动。同时,3月27日,张雪来、余文再启减持大计,到9月27日减持计划到期,二人同样未减持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