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19-05-21 07:09 的文章

员工维护正当权益应该依法依规

  法律,是员工维护正当权益的“武器”,却不是投机者谋取利益的“保护伞”。本期解读的几则案例,提示广大员工诚实守信,合理维权,千万不要钻法律的“空子”反而弄巧成拙。

  去年,叶某入职沈阳某科技公司,双方订立了为期5年的劳动合同,约定其担任品牌营销经理,月工资1.2万元,试用期为6个月。入职2个月后,科技公司向叶某发出《试用期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以不符合录用条件为由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叶某不认可科技公司的解除理由,遂提起劳动争议仲裁,要求电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庭审中,科技公司提交的《求职登记表》《入职承诺书》佐证叶某伪造重要工作经历,工作能力及工作表现与其工作履历严重不符。在《入职承诺书》中,叶某承诺,在应聘时提供虚假材料或没有如实说明与应聘岗位相关情况的,属于不符合录用条件,科技公司无需任何理由即有权解雇本人。

  仲裁委审理后认为,叶某在入职时虚构重要工作履历,其所表现出的工作能力、工作经验与工作履历不符,电子公司在试用期内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故裁决驳回其仲裁请求。

  诚实信用原则是用人单位与员工在订立劳动合同过程中应遵守的基本法律原则。同时,按照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和员工均有如实告知对方与订立劳动合同直接相关事项的法定义务。本案中,叶某虚构本人的重要工作履历,完全可能导致科技公司在判断其业务能力、履职能力、工资标准、职业忠诚度及最终决定是否录用时产生重大误判。

  佟某10年前进入某汽车生产企业,先后担任设计师、工程师、业务经理、部门总监等多个岗位。7年前,佟某的弟弟注册成立了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并一直通过佟某所在公司的一级供应商向汽车生产企业提供零件生产服务。佟某担任部门总监时,其部门负责制订的《产品设计规格书》中,明确指定一级供应商提供的产品上的某零件必须由其弟弟的公司独家供应。

  近日,汽车生产企业以佟某违反了公司关于“利益冲突”的禁止性规定为由,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佟某不认可公司的解除行为,遂提起劳动争议仲裁,要求计算机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仲裁委审理后认为,佟某一方面在汽车生产公司领取高额劳动报酬,另一方面却利用职务便利或所掌握的用人单位的资源对外进行利益输送,损害用人单位利益,为自身谋取私利,其明知这种利益输送行为为汽车公司的规章制度所禁止却长期隐瞒不报,这种行为显然违反了诚实信用的基本法律原则,亦触犯了职场基本底线,故裁决驳回了佟某的仲裁请求。

  “吃饭砸锅”、营私舞弊损害用人单位利益不可取。

  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三)项中规定,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本案中,佟某违反汽车生产公司规章制度的规定,明知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而故意隐瞒不报,且利用职权排除其他企业的正当竞争行为,明显损害了公司的利益,这种“吃饭砸锅”的行为,既为法律所禁止,同时也违反了基本的职业道德,故公司的解除行为合法。

  多次催告未返岗事后方才提交病假条旷工解聘理由可成立

  此前,张某入职某物流公司,从事配送工作。一段时间后,后张某向物流公司提交病假条,请病假一个星期。随后张某一直没上班,也未再向物流公司提交病假条,也未履行任何请假手续。两个月后,物流公司以张某两月来连续旷工3天以上、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合同。收到《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的当天,张某向物流公司快递寄出了多份病假条,称自己一直休病假无法履行请病假手续。随后张某提出仲裁申请,要求物流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仲裁委审理后认为,张某虽主张一直休病假无法履行请假手续,但从其提交的病假条来看,只是门诊治疗并未住院,其完全可以按公司规章制度的要求向公司提交或寄送病假条,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口头请假获得批准;其虽主张未收到物流公司催告返岗的多条手机短信,亦未收到物流公司手机短信发出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但其当庭提交的手机上确有短信显示有该条《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称未收到物流公司发出的催告返岗的快递,并否认居住在该快递所填写的地址,但按照同样地址寄送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却被张某签收,且其本人寄送病假条所填写的寄出地址与催告返岗的快递寄送地址一致。仲裁委认为,张某庭审中多有不实陈述,其相关主张难以被采信,物流公司解除的理由成立,故裁决驳回了张某的仲裁请求。

  现实中,部分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在仲裁庭审中虚假陈述的现象时有发生。法律是捍卫诚信的最后防线。作为解决劳动人事争议的第一道关口,仲裁委势必加大引导和规范当事人诚信仲裁的力度,不让失信人获益,不让老实人吃亏。

  法律,是员工维护正当权益的“武器”,却不是投机者谋取利益的“保护伞”。本期解读的几则案例,提示广大员工诚实守信,合理维权,千万不要钻法律的“空子”反而弄巧成拙。

  去年,叶某入职沈阳某科技公司,双方订立了为期5年的劳动合同,约定其担任品牌营销经理,月工资1.2万元,试用期为6个月。入职2个月后,科技公司向叶某发出《试用期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以不符合录用条件为由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叶某不认可科技公司的解除理由,遂提起劳动争议仲裁,要求电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庭审中,科技公司提交的《求职登记表》《入职承诺书》佐证叶某伪造重要工作经历,工作能力及工作表现与其工作履历严重不符。在《入职承诺书》中,叶某承诺,在应聘时提供虚假材料或没有如实说明与应聘岗位相关情况的,属于不符合录用条件,科技公司无需任何理由即有权解雇本人。

  仲裁委审理后认为,叶某在入职时虚构重要工作履历,其所表现出的工作能力、工作经验与工作履历不符,电子公司在试用期内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故裁决驳回其仲裁请求。

  诚实信用原则是用人单位与员工在订立劳动合同过程中应遵守的基本法律原则。同时,按照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和员工均有如实告知对方与订立劳动合同直接相关事项的法定义务。本案中,叶某虚构本人的重要工作履历,完全可能导致科技公司在判断其业务能力、履职能力、工资标准、职业忠诚度及最终决定是否录用时产生重大误判。

  佟某10年前进入某汽车生产企业,先后担任设计师、工程师、业务经理、部门总监等多个岗位。7年前,佟某的弟弟注册成立了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并一直通过佟某所在公司的一级供应商向汽车生产企业提供零件生产服务。佟某担任部门总监时,其部门负责制订的《产品设计规格书》中,明确指定一级供应商提供的产品上的某零件必须由其弟弟的公司独家供应。

  近日,汽车生产企业以佟某违反了公司关于“利益冲突”的禁止性规定为由,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佟某不认可公司的解除行为,遂提起劳动争议仲裁,要求计算机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仲裁委审理后认为,佟某一方面在汽车生产公司领取高额劳动报酬,另一方面却利用职务便利或所掌握的用人单位的资源对外进行利益输送,损害用人单位利益,为自身谋取私利,其明知这种利益输送行为为汽车公司的规章制度所禁止却长期隐瞒不报,这种行为显然违反了诚实信用的基本法律原则,亦触犯了职场基本底线,故裁决驳回了佟某的仲裁请求。

  “吃饭砸锅”、营私舞弊损害用人单位利益不可取。

  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三)项中规定,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本案中,佟某违反汽车生产公司规章制度的规定,明知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而故意隐瞒不报,且利用职权排除其他企业的正当竞争行为,明显损害了公司的利益,这种“吃饭砸锅”的行为,既为法律所禁止,同时也违反了基本的职业道德,故公司的解除行为合法。

  多次催告未返岗事后方才提交病假条旷工解聘理由可成立

  此前,张某入职某物流公司,从事配送工作。一段时间后,后张某向物流公司提交病假条,请病假一个星期。随后张某一直没上班,也未再向物流公司提交病假条,也未履行任何请假手续。两个月后,物流公司以张某两月来连续旷工3天以上、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合同。收到《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的当天,张某向物流公司快递寄出了多份病假条,称自己一直休病假无法履行请病假手续。随后张某提出仲裁申请,要求物流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仲裁委审理后认为,张某虽主张一直休病假无法履行请假手续,但从其提交的病假条来看,只是门诊治疗并未住院,其完全可以按公司规章制度的要求向公司提交或寄送病假条,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口头请假获得批准;其虽主张未收到物流公司催告返岗的多条手机短信,亦未收到物流公司手机短信发出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但其当庭提交的手机上确有短信显示有该条《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称未收到物流公司发出的催告返岗的快递,并否认居住在该快递所填写的地址,但按照同样地址寄送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却被张某签收,且其本人寄送病假条所填写的寄出地址与催告返岗的快递寄送地址一致。仲裁委认为,张某庭审中多有不实陈述,其相关主张难以被采信,物流公司解除的理由成立,故裁决驳回了张某的仲裁请求。

  现实中,部分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在仲裁庭审中虚假陈述的现象时有发生。法律是捍卫诚信的最后防线。作为解决劳动人事争议的第一道关口,仲裁委势必加大引导和规范当事人诚信仲裁的力度,不让失信人获益,不让老实人吃亏。